10月中旬,科学委员会迎来了审查和发行的小高潮,中国证监会分两批完成了12家企业的注册。注册后,这些企业将很快面临市场化发行和定价的考验。

众所周知,新股发行和定价制度的创新是本次科学创新板制度实验的一个重要方面。取消对新股发行价格和市盈率的指导,注重市场询价和定价的结果。希望市场能充分发挥博弈作用,更好地发现企业的价值,投资机构能以价值投资为导向。

然而,自市场开放以来,科技创新板市场化发行面临挑战。投资机构受到上市后科技创新板企业股价上涨的诱惑。他们更关注的是他们是否能给出一个有效的报价,而不是他们是否能给出一个合理的价格。线下询价有效报价上限和下限的波动进一步缩小,更依赖于投资银行发布的投资价值研究报告(Investment Value Research Report)。

“发行定价是创新板系统实验的核心之一。与其他细分市场不同,创新板公司的价值发现功能和支持都来自市场定价。希望随着创新板公司数量的增加和意外事件的出现,目前的定价问题将在监管部门的进一步监管和指导下得到解决。”北京一家中型证券公司的投行业务负责人表示。

定价与入围

截至10月16日,已有34家科技板块公司完成发行工作并登陆科技板块,其中25家公司于7月22日第一批上市,其余9家公司分别于8月、9月和10月上市。

联讯证券分公司的研究团队发现,后一批9家企业的有效线下报价的下限和上限从线下查询明显缩小。有效离线报价上限和下限波动差仅为0.14%-1.3%,其中波动幅度最小的控股公司有效离线报价上限和下限分别为35.20元和35.15元。然而,前25家企业的有效线下报价上下限值波动范围为1.45%-15%。

这也意味着科创银行的询价和报价范围有趋同趋势。线下投资者对科技创新板新股询价的预期逐渐接近,询价集中度不断提高。对此,CICC策略团队还发现,几家上市公司的有效询价范围已逐渐收敛到投标价格报告参考范围的68.3%-68.7%。

询价日益集中的背后是市场对价格投资报告锚定效应日益依赖的体现。根据规定,主承销商将向询价机构提供“投资价值研究报告”。报告将列出主承销商计算的估价范围。询价对象将根据发行人招股说明书、市场可比公司价格等基本材料以及主承销商提供的材料决定参与线下认购。发行人和主承销商收到询价对象的报价后,应根据相关规定最终确定发行价格。

然而,资深投资银行家王越吉指出:“从表面上看,发行价格最终由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决定。理论上,调查对象有更大的发言权。然而,在新股是卖方市场、投资者普遍预期市场不败的时期,发行价格实际上是由投资价值研究报告(Investment Value Research Report)决定的。在新股不会被击败的预期下,以发行价格购买新股只不过是多赚少赚的问题。认为卖家不能通过高价赚钱的投资者不需要参与竞标。”

正如王越吉所说,就投资者对市场的预期而言,科学创新委员会目前正处于不败之地。从30多家企业上市后的趋势来看,上市后的新利润非常可观。投资者更关心的是新股能否入围,而不是定价是否合理。

另一方面,在网上赢得新头衔的比率继续下降。据联合新闻证券(United News Securities)统计,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发行的成功率,第一批企业上市后的9家企业与前25家企业相比都有所下降,这可能与在科学创新委员会开户的合格投资者数量的增加有关。

“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机构在报价时更加谨慎。投资银行给出的价格区间略有增加是目前最安全的报价方式,机构目前正在这样做。因此,有效报价的上限和下限之间的比较越来越小,报价的集中度越来越高,这对科学创新委员会鼓励的全博弈市场报价方法产生了很大影响。”北京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投资银行部门认为。

王越吉还表示:“在科学创新板块之初,无论是基于热点还是稀缺性,市场普遍预期新股不会突破,至少在板块之初不会。即使在市场机制生效之前,即使它最终可能崩溃,调查机构仍然相信它不会很快崩溃。然后,获得芯片成为最重要的事情。你如何确保你得到芯片?它略高于证券公司给出的价格报告的锚,是最合理的选择。”

另一方面,保荐证券公司自身的水平也参差不齐,许多问题只是在发行价格报告的规范化方面暴露出来。依靠这样的定价标准,科技创新板企业的估值“水分”是巨大的,现在投资者在密切关注价格报告的同时,将进一步放大相关问题。

刺激市场游戏

如何解决科创银行首次公开发行定价面临的这个问题?

根据记者与许多市场参与者的沟通结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认为,应该进一步增加企业的供给,使市场能够度过早期企业供给不足、二级市场资金过度流入、科技板企业股价飙升的局面。

“只有突破投资者的教育,打破新股不会失败的预期,询价机构才能放弃投标报告的锚,真正研究公司的价值。”王越吉说。

最近,监管机构开始增加科技板企业的上市供应量,使科技板企业持续上市成为常态。“科学创新委员会不能被人为地变成稀缺的投资目标。这违背了注册制度的核心。企业的供应应该增加,选择权和价格应该归还给市场。”上述北京证券交易商表示。

同时,监管层面也意识到相关问题,并在近期发布文件或培训等场合进一步引导保荐机构合理保荐,同时关注市场定价时是否存在足够的博弈。

例如,根据《科学技术委员会首次公开发行承销标准》,协会建立了科学技术委员会股票发行和承销观察员机制。记者了解到,该协会的观察员集中于对前一批上市科技股企业的实地观察,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包括一些线下投资者私下向承销机构询问投资价值研究报告的各种信息或直接询问购买价格建议,以确保新业务的成功。目前,在投资银行的培训中已明确禁止类似的事情。

此外,证券业协会近日向各证券公司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科学创新委员会投资价值研究报告要求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旨在通过规范投资价格报告,强化证券公司的业绩和责任,促进新股发行的合理定价。

通知进一步明确了证券公司发行的投资价格报告的内容,并从行业和公司状况分析、可比上市公司分析、投资项目分析、盈利能力分析和预测、估值方法和参数选择、估值结论和风险预警七个方面规范了内容的质量控制。

(编辑:赵金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