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20年的竞选已经进入关键时刻,但蔡英文的生活最近有些艰难,因为她受到“独立人士”的猛烈攻击。从深绿的学者和岛上的媒体人士质疑蔡英文伪造博士论文,到民进党领导人吕秀莲宣布在2020年代表“欢乐岛联盟”,再到不安分的陈水扁逐步突破海外医疗的界限和频繁挑战蔡英文的底线...蔡英文正努力应付一切。

斗争

携带火炬

深绿色的主持人彭·郑文被解雇了。

蔡英文的“论文门”早在2016年就被曝光了,当时岛内媒体发现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已经“消失”在他的母校伦敦经济政治学院的网站上。今年8月29日,国立台湾大学荣誉退休教授、绿色阵营学者何德富(He Defun)举行了另一场新闻发布会,批评蔡英文“伪造文件和证书”是“假医生”。原本可以通过出版报纸来解决的问题,但蔡英文选择了投诉,这加剧了风暴。现在,这个“征文门”已经成为台湾深绿色项目主持人、台湾大学前教授彭郑文的战场。

文彭是谁?

你听过“台湾以外的古今”吗?彭郑文是发明了这个美妙的词的人。

彭郑文,台湾“独立”团体“欢乐岛联盟”成员,1961年5月29日出生于台湾新竹县新浦镇。他拥有威斯康星大学公共管理硕士学位和威斯康星大学大众传播博士学位。台湾大学前教授彭郑文与妻子李敬宇共同主持了许多深绿色的政治讨论节目,如台湾人民电视台的“郑经时限批”和“政治经济与人民电视台”。他最出名的是凭空发明了“台湾以外的古今”、“台湾肯”等外来词汇。

“台外古今”一词出现在彭郑文主持的2015版“郑经时限批”节目中。当时,文彭明确表示:“(情报收集)每个政府都将利用它,尽一切可能。事实上,“古今台外”和“外国”是一样的。否则,水门事件是怎么发生的?”

“泰肯”一词来自2019年4月3日播出的“政治经济与人民电视台”。当谈到蔡英文和赖清德更有可能在2020年竞选民进党的台湾领导人时,文彭是在评论一位美国律师的意见时说的:

汉字“切中要害”和“古今中外”被强行改成“台湾”。彭郑文的“去中国化”行动被岛上的网民嘲笑为“被恶灵附身”。然而,该计划于今年4月22日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被暂停。这一事件成为彭郑文“枪在里面”和蔡英文战争的导火索。目前,彭郑文说,他将组织一个代表团到蔡英文的母校“看”她的论文,并把复印件带回台湾。他还说,他找到了蔡英文“文件失踪”的证据。总之,彭郑文说“上面,他搜索了绿色的虚空,下面,黄色的春天”也应该追溯到“论文门”的结尾。蔡英文头疼。

竞选公职

当兵

“祖母绿”2020吕秀莲挑战赛

9月17日,民进党领导人吕秀莲接受“欢乐岛联盟”等政党的推荐,并在台湾选举办公室登记,共同签署成为2020年台湾独立候选人,投下2020年的震荡炸弹。吕秀莲意味深长地说:“我希望蔡英文在这三个月里不要太放松,不要到处“拿起枪”。枪支会反弹。”

吕秀莲是民进党的“祖母绿”。他于1944年6月7日出生于台湾桃园县。他从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曾在美国学习过两次,并在伊利诺伊大学和哈佛大学获得法学硕士学位。1978年,吕秀莲加入了“无党派运动”。1979年12月,吕秀莲因“福尔摩沙事件”被台湾当局判处12年监禁。1985年,由于旧病复发,他提前出狱。1990年11月,吕秀莲加入民进党,先后担任舆论代表和桃园县长。2000年,吕秀莲与陈水扁合作,代表民进党成为台湾第一位女性副领导人。

吕秀莲曾推动“台湾加入联合国运动”,并多次主张“台湾永久中立”。他甚至称“没有台湾独立,任何人都不会变老”,并受到许多台湾网民的诅咒。这简直是“疯狂”。

2008年和2012年,吕秀莲两次参加台湾领导人民进党的初选,但都失败了。2014年和2018年,吕秀莲两次参加台北市长民进党的初选,均落选。尤其是在2018年台北市长选举中,吕秀莲宣布脱离民进党,因为他强烈质疑民进党初选制度的不公平,发誓要与民进党分道扬镳。然而,吕秀莲最终并没有经历退党的过程,而是“在心里离开了党”。

2020年,吕秀莲没有缺席,在蔡英文的后院放火。这场大火将会很好地燃烧,它阻碍了“独立团体”的力量,如“欢乐岛联盟”,他们对蔡英文极为不满。外界将拭目以待。

冲突

挑衅

捍卫外国医疗的陈水扁肆无忌惮。

2015年1月5日,陈水扁离开监狱,保释就医。台中监狱规定陈水扁必须遵守四项原则,即“不上台、不说话、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谈论政治”现在呢?

2016年6月,陈水扁出席了“凯达格兰”基金会感恩节晚宴。这是他第一次从高雄前往台北,因为他在台湾以外接受了治疗。当时,陈水扁选择在酒店阳台会见他的支持者和朋友,并没有在晚宴上发表公开讲话。

2017年5月7日,陈水扁与台南市长赖清德及其他绿色阵营政客一同出席剪彩仪式,但并未提前向台中监狱报到。

2018年3月,陈水扁的儿子陈志中进入高雄市议员党的初选。在3月17日的集会上,陈水扁不仅上台给他的儿子象征“好彩头”的蔬菜头,而且还紧紧地拥抱和欢呼他的儿子。

2018年10月28日,陈水扁出席了“麦琪和陈志中联合选举总部成立党”。随着活动接近尾声,陈志中帮助陈水扁上台,并在最后阶段停止。陈志中采取半跪的姿势,接受了父亲陈水扁佩戴的竞选丝带。

今天晚上,陈水扁通过各种奇怪的小冲突创造了“新四不原则”,即“不上台”、“不发表讲话”、“不用彩带谈论政治”和“不接受媒体采访”,这些都令人惊叹。

2019年8月23日,相当扁平多彩的“一国一方行动党”获得台湾当局内政部批准。陈水扁成为台湾岛最“壮观”的罪犯。9月8日,陈水扁高调出席了党的筹款晚宴。他不仅发表了16分钟的演讲,还直接炮轰了台中监狱。那么,“四个非原则”?它不存在。陈水扁得意洋洋地叫好:“加“五个不”、“六个不”和“天龙八部”都没关系。"

9月15日,陈水扁在其脸书账户上宣布,他将在9月28日开放的“科达兰学校”亲自授课。台湾媒体称这对蔡英文来说真是一记耳光。

如果蔡英文被“扇”了,他能做什么?随着2020年大选的临近,陈水扁是否已经选择了蔡英文?